返回

德威国际教育集团心怀世界,智胜全球的教育理念

德威国际教育集团近期成立的教育团队从学生,教育工作者,各项研究中收集到数据,在此基础上将为十所德威国际学校及国际高中制定更为先进的教育战略。教育团队总监 Craig Davis 通过本文帮助我们了解正在展开的各种教育方面的讨论和设想。我们希望在这些探讨中我们探索的方向是正确的,同时也积极欢迎对21世纪最佳教育模式话题感兴趣的朋友共同思考这些问题,并且提出宝贵建议。

教育团队

在一个由众多学校组成的大家庭工作有很多优势,其中一项就是我们可以有我们自己的由学者专家们组成的教育团队,借鉴集团内的成功经验为各所学校提供支持。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制定一项教育策略。在教育策略的制定上,一方面要保证措施的一致性,另一方面要鼓励每一所学校有自己的特色,两者兼顾。教育策略由我们强大的教育团队制定,该团队包括经验丰富的校长、在职博士生以及各个学校的一线教师,共同深入开展教育研究,为各所学校收集最强有力的策略依据。在制定策略的过程中,我们发现,要想制定一个统一并被广泛接受的教育策略,往往有很多的挑战。因素之一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甚至“战略”一词本身就是军事用语,它强调了用错误的方法解决复杂的教育问题的危险性。写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是邀请对这方面问题感兴趣的各方人士展开更为广泛的讨论,因为我们都有责任致力于为下一代创办有意义的学校。这篇文章中话题与思维的跳跃性和发散性代表着德威国际教育集团教育团队“可视化思维”的理念。

学生主导的学习

我们秉承“创建全球最好的学校”的使命和“学生优先”的原则,展开了突破性的大胆尝试。为了实现这一愿景使命,我们已经确立了极具挑战性的目标。在决定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使命时,我们首先要去了解学生们的想法,其次再征求专家、教育工作者或研究人员的意见。在此基础上,我们对每一所德威国际学校展开了督查工作,上千学生围绕德威国际的学习原则参与小组讨论。无论是在首尔、北京、上海、苏州、珠海、仰光或新加坡的学生们都可以告诉我们他们心中的最佳学习模式是什么,并且根据他们现有的学习经历提供了具体实例。在过去的八个月里,我们通过与四千多名学生的交谈,客观地收集到这些信息。

身份认同

同期,德威国际同事之间就“21世纪教育的目的”这一话题也展开了一系列讨论;过程中对于学校内通常基于传统认识和实践积累所得出的一些假设提出了质疑。与许多国际环境中的英式院校一样,无论是学生、家长还是教职员工都变得越来越多样化,而我们一直都在重新审视“英式”的真正涵义。“英式“是我自己在伦敦南部一所有着多元化,多语言,多文化,多种行为和学习需求的公立学校作为新老师的工作经历吗?或者说,“英式”是一幅描绘了英格兰中部美丽景色的乡村图景吗?这样的图景经常被错误地与德威公学本身联系在一起,那里的钟楼、西装上衣、板球场、村舍和400年的历史痕迹都代表着描绘的这一切。有意思的是,同样位于伦敦南部与德威毗邻的布里克斯顿,提醒着我们多元化一直都是“英式”的一部分;同样,从德威公学和德威北京的学生人口构成中也能找出多元化的存在。就像国际化、跨文化或全球化这些变化着的术语一样,如果将本该灵活划分的词语用于对静态和不变的事物做出不准确的断言,是十分危险的。

学习

我之所以更喜欢 “英式教育为基础的学习”这一表达,是因为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我们德威国际教育集团的一些教育方法:我们期望每一位教师都能为学生提供关爱和指导,关注学生的身心健康,优先考虑学生个人的学习需求,关注学生整体的个性发展,给学生提供培养领袖力精神的机会,提供与增值指标相关联的个性化进步指标,采用积极而且富有参与度的教育方式,教育的丰富性不会因为过度规范化的课程设置而受到影响,同时为学生开展丰富多样的户外/社会服务学习机会,并且为他们带来广泛而均衡的艺术教育。对循证研究也有很强的接受度,这些研究受到了健康的教育潮流或行业的大力支持。当然这不单纯属于英式风格的范畴,它凸显了要试图将教育方法与国家特征相结合时是多么的困难。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德威国际学校大家庭把创始人爱德华·艾伦 “开拓精神”的创业品格作为核心支柱。改变、适应并以创造性的眼光看待未来机遇,这种能力也成为了德威根深蒂固的传统。或许“创新的传统”恰恰代表了一种有益的矛盾;这就要求德威国际教育集团的教育工作者运用他们的资源和专业知识 p推动积极的变革。

教学

回到学生身上,上文中的许多特质都来自学生自己的定义。此外,学生还提出不仅是戏剧、体育、艺术、设计技术或舞蹈这种更具趣味的领域,其他所有学科领域都需要有效、实用、能够激发兴趣的学习方法。21世纪的学校面临着这样的挑战:人们越来越追求他们所学的内容能够在现实生活中得到切实的应用,对跨学科的可转换性的要求越来越高,为学生主导的探究和参与提供机会的压力越来越大。富有挑战性的深度学习可以是有趣的,也应该是有趣的。当学生主导的探究式学习与直接的教学方式出现分歧时,我也会对错误的方法提出质疑。教育专家的教学特点在于,他们知道什么时候应该提供支持,什么时候应该给予明确的指导,什么时候应该激发学生的斗志,什么时候应该放手让他们自主学习,什么时候应该赋予学生权力,从而促进学生自主表达意见、自主作出选择、自主掌握知识。这不禁让人想起以往我们对教学的描述,从“舞台上的圣人” 到 “身旁的指导员”,再到“学习过程中多方干预者”。当然,我们要在不同时刻兼任这三个角色,再辅以正确策略的指导,就连直接教学和考试为基础的总结性评估,也能成为有效、实用并且以学生主导的教学方式。

脑、心、手 - 打造全新课程?

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这个缩写词迅速发展,在它形成之初就立即引发了大量关注。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不久便转变成了STEAM(科学、技术、工程、艺术和数学),因为全世界的教育工作者都提出了必须将艺术创意元素纳入学校课程之中的这一要求,其目的在于最大限度地提高知识在现实世界中的创新和应用。因此,除了编程和机器人技术之外,我们发现各所学校都在推广应用戏剧活动,例如即兴表演或戏剧表演,借此培养学生的创造性以及创业技能。此后,STEAM(科学、技术、工程、艺术和数学)将人文学科融入其中,发展成了听起来有些绕口的SHTEAM,此时我们大多数人都提出反对。近期的历史表明,存在缺陷的教育模式将机器人技术、编程、商业模拟或即兴课程等领域中的参与性、积极活跃的学习过程从其他科目中给剥离了。这种经常被分配到课外学习范畴的课程,是否应该开始成为常规教学课程,而不是非常规课程? 同样的,通过设置动态的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创造空间或创新实验室,而后在相对平凡和单调的常规教室背景中增加更为丰富的元素,此举是否应该成为学校设计的规范? 也许所有的学习元素,诸如核心课程、评估实践和教师教学法等等,都应该建立在积极的、富有吸引力的应用型学习机会的基础之上,让学生去实践去思考。就像渐进的吸收方式、学生的多样性以及广泛的学习需求一样,教师们需要运用广泛的教学策略来挖掘并且打开学生的学习空间;同样,在课程的所有领域中,对于主动学习和应用学习的思考,应该仅仅只是良好教学的标志之一。

任何时候文化都胜过策略

各所学校需要为所有参与人士培养浓厚的学习文化,在这样的环境下每个人都对于开展教育研究感兴趣,他们对比最佳实践、对最新的认知神经科学和有趣的创新感兴趣。否则我们就会发现从一种策略到另外一种策略快速跳跃的反应,不断变化。如果没有深度反思的文化,对各种教育策略的思考,那么在学校的教育趋势变化的进程中,对于更多的应用主动学习的考虑和实践就会成为一项从一种教育策略转换到另外一种需要完成任务的任务。在此之后,我们也会受到“战略疲劳”的困扰,因为每年都会有新的想法出现,但是我们又不会进行停止做什么,应该摒弃什么的这类反思。我们也会失去认知细微差别能力或者如济慈在200多年前提出的消释力,这种能力学校领导能力中常常被忽视,而且可能会在学校发展中造成根本性的缺陷。依照上文所描述的例子,如果没有消释力,一所学校通常会 “把婴儿和洗澡水一起扔出去”,并且全心全意地迁移到积极的和实用的学习文化中,但同时可能会忽略了对集中学习、安静阅读、安静思考和个人专注力的需求,并完全忽略这些需求是同样重要的。如果我们想为学生创造最好的教育模式,那么有教学领导力的领导和认知灵活性就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它提倡的是鼓励和思考,而不是情绪上的一分为二。当然,这也取决于鼓励敢于公开承认错误的领导方式,并且以一种自嘲的方式塑造一个灵活的、多样化的领导形象,让更多的人能够接受,而不仅仅是那些传统意义上善于组织规划电子表格的人。

品格、身心健康与超越

在谈到了大脑和双手之后,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心的重要性。各项触目惊心的统计数据表明,年轻人的社会情感损害、伤害和脆弱程度呈现指数式的激增,德威国际教育集团和世界上许多其他学校一样,也一直在对此努力进行研究。正如“正向教育学校”小组和Helen Street博士所指出的,这种情况是伴随着身心健康计划、培训和意识的发展而发生的。显然,许多学校在做身心健康相关的工作,其出发点是好的,但并不奏效。在德威许多校园开展的学校调研过程中,学生的评论也反映出了这一点。正如斯特里博士和其他许多人所说,我们无法操作或单独致力于身心健康工作,因为它涉及学校的整体文化。当你完全属于你的学校、你的同龄人、你的老师和你的社区,这种归属感必不可少,并且它还为你以后的适应力提供了 “保护因素”。重要的是,这不是属于学校内的某一特定集团或某一位特定教师,而是归属于整个社区。同样值得关注的是,人们要意识到:身心健康主要是在积极的师生关系基础上,通过参与式教育法、积极有趣的学习来实现的。这项研究所要应对的挑战——尤其是在德威国际教育集团吸取经验的学校里面——就是用一种促进内在动机发展的公平文化,用以剥离外部因素。当然,这种情况不是一蹴而就的,而且还需要家长参与和教育,但是如果事事“以学生为先”,那我们都有责任采取行动,而不是等待学校发生极端危机时,我们被迫采取实质性的而不是流于表面的方式来处理。

要帮助改善这个不断扩大的社会危机,另一种同样强有力的方法便是对户外学习开展战略讨论。考虑到我们学生在全球都市中心所以对户外的接触尤为有限,故而与外界环境的接触在我们的学校中更加重要。再加上学生们越来越多地依赖屏幕,而且缺乏日常有氧运动、睡眠质量降低和睡眠时间减少,才有了今年早些时候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OECD)发布的令人震惊的数据。德威国际教育集团的新兴战略旨在最大限度地提升各所学校常规性户外学习机会,同时推动针对户外学习驻校课程的彻底的重新设计。作为一个团队,我们作为学生、教师和学校领导的各自经验得到了反映,我们似乎都很清楚那些与学生一起学习探险、参加营地活动以及服务学习机会的经历,这些经历为实现潜在的、改变生活的学习提供了最好的环境。这些富有挑战性的、新鲜而丰富的环境往往会梳理出迄今所提到的那些可能潜伏在年轻人身上的特质、技能和气质。此外,在这些环境中的持续时间和效果之间的关系也得到了反映,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相信,开展长期的核心驻校课程可以使学校意识到,这对所有学生的影响不是那些在12或13年级时选择参加 “世界挑战” 式旅行的少数学生所能得到的。一项定期的、较长时间的驻校课程计划将使我们的学生体验户外环境所带来的积极的、超越课堂的影响,对于身心健康的研究也指出,在那些从未爬过山,从未见过日落的壮丽美景,从未在河边睡觉,或者从未在森林里被黎明的合唱唤醒的年轻人中,这种影响正在逐步地显现出来。当然,人类发展同情心、同理心和超越自我的目标的基本需求也与融入学校生活的服务质量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我们必须向学生提供能够有助于实现联合国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愿望和框架手段,使我们的学生能够在当地切身采取行动,并且在他们自己的 “正常” 程序中定期做出改变,这将极大地增强他们的同理心能力。以学生为主导、户外学习、身心健康、有意义的综合服务学习解决关键的社会正义和可持续发展的需要,这些因素都是不可分割的。参与课堂活动、参与学校活动、参与社区活动以及参与更广泛的社会活动,显然都与发展更广泛的目标和积极的与生活的联系息息相关。

个人化、广泛性和全面发展? 三个目标如何实现?

回顾德威国际教育集团在此次思考回顾中的点滴,我们致力于推动课程领导、应用学习、真实的身心健康文化、户外学习、认知灵活性、社区服务学习、成人学习文化、可持续发展、教学艺术、学校认同和开拓创新。就像我们的许多学校一样,如果把这些战略领域的提出看作是在已经过度繁忙的议程上进行添加,那么我们就注定要失败。相反,这些方法都是以证据为基础的,有必要在各个不同学校的背景下因地制宜地加以讨论和考虑。这其中就包括与所有利益相关者进行公开对话,讨论需要从学校摒弃什么,以便为新的教育方法让路,同时又避免影响到我们许多机构的紧急行动规划。就在开始学校调研工作之前,我们从墨尔本大学教育系的杰拉德· 卡尔宁(Gerard Calnin) 博士团队中得到了宝贵意见。简单地说,外部学校评估对学校的改进有负面影响,会造成课程的缩小、对教学实践的限制以及毫无帮助地偏离实际需要的目标。相反,如果外部伙伴关系与学校携手合作,共同构建成果,并且专注于最具体的特定情境结果,那么这些举措就会变得行之有效。这就是我们与学校的对话需要始终满足社区的需求,并且密切注意实际的环境和能力的原因所在。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相信,如果你是以追求 “个人最佳成绩” 的哲学为基础,那么在个性化议程和广泛基础课程两方面都可以向前推进。实现这一目标的一个途径便是建立一个由世界一流大学和职业顾问所组成的稳定机构,他们可以帮助识别早期学生的个人才能,并与之合作建立“积极组合”。如果我们能够做到帮助学生意识到自己的优势,建立对个人成功标准的信心,那么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表示,在每个人起点不同的基础上,我们可以为学生实现价值的提升。在学术方面,我们要鼓励成就而不是打造成就,最终为每个学生找到最适合他们的大学,实现职业生涯的成就。父母“没有意识到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 ,显然不变的对最高成就的要求,就成了成功考入名牌大学。同样,一些家长会认为成功考上理想的大学就意味着必须是牛津剑桥、常春藤盟校、罗素集团大学这样的名牌学府,那么这是成功和幸福的另一种方式。最终,父母希望的是他们的孩子能过上真正快乐而且有追求的生活。如果他们认为只要考上了斯坦福大学、牛津大学、达勒姆大学或麦吉尔大学这样久负盛名的大学,就意味着他们的孩子能过上真正快乐而且有追求的生活,那么我们就需要帮助他们消除这种误解,在这里,我们需要再一次提到约翰·济慈(John Keats)的智慧,他所提出的消释力的概念需要再次避免一分为二的思维或者是二元思维。德威提供卓越的大学升学指导,将使学生在各种各样的高等院校中找到他们的位置,通过深度辅导为他们寻找到 “最适合”的大学。重要的是,这意味着那些被牛津大学、剑桥大学或常春藤盟校录取的学生将在最适合他们的环境中茁壮成长,而德威的所有学生所选择的大学,也将是最适合他们茁壮成长的大学。哈佛大学的研究清楚地表明,在未来的生活中,能够充分融入任何高等院校的学习生活,都将意味着成功、成就、目标和身心健康。对学生的大学升学指导、家长和教师对大学升学指导的辅助,都应当在保证学生们能入读最适合他们的学校,这就是对于他们而言全世界上最好学校。

从许多层面来看,如果每个学生都能经历让智慧的加速增长,那么我们学校就可以被认为是成功的。换而言之,如果我们能帮助学生培养内在的能力,挖掘他们真正的天赋和激情,我们就能在这些孩子成长的过程中,为父母节省大量的时间、金钱,让他们不必为孩子们忧心忡忡。这可能意味着,我们会跟德威学校13。14岁的孩子展开那些有挑战性的对话,家长参与会及早涉入,但是如果我们真的想培养出优秀的、有目标的、能够发挥 “积极影响”的学生,那么我们就有义务履行这一职责。如果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有这样的教育经验为我带来这样的机会,那我日后的人生历程以及在生活中的种种思考都会变得更加顺利。

德威国际学校的这些目标大胆又充满挑战,但我们致力于达成这些目标。我们知道我们无法只依靠自己做到这些。所以我们欢迎各方人士通过任何可用的教育社交网络,就其中一些主题与我们展开有效的讨论。

 

克雷格·戴维斯(Craig Davis) (craig.davis@indulwich.com)